神游鬼猫GhostCat

人生失意须尽欢,不如高卧且加餐。

The time to run(7)

       短暂的相聚勾起了曾经和回忆,但故事不是一餐饭的时间就能讲完的,四人结束晚餐后出了餐厅来到门口,shaw看了一眼没有找到她的车,按了警报器也没反应,她问root:“你把我车停哪去了?”

       Root笑着回答说:“停在我家门口啊。”

       Shaw握紧车钥匙低声斥问root“你是不是有毛病?”

       “你只是找我要钥匙啊,我又没说我开你车来的。”root俏皮的狡辩

       Finch赶紧提议“现在还早,不如再去我家坐坐,喝杯茶什么的?”

       Shaw对喝茶可没有兴趣,她现在只想要她的车“Reese,我们说好只是吃饭。”

       Reese低头看着shaw,“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去Finch家喝茶,然后把你车自己开回来,第二…”他把手伸向shaw“你开我车回去,把钥匙给我,我去喝茶,然后帮你开回来。”

       Shaw握着钥匙摇了摇手“想都别想,我去喝茶。”

       Reese给了shaw一个微笑,“这不就对了嘛。”

       于是shaw和root分别驾车一前一后的驶向了Finch家。上车前Reese停下来看了看周围,不知怎么的,总觉得有人在看着他。看了一圈除了雪景也没什么,也许是多虑了,他想。

       上车后,root帮Finch系好安全带对Finch说:“harry,你才加急处理了意大利的事,又赶着坐飞机,刚下机回家没多久又出来吃饭,你该休息一下了,喝茶可以改天嘛。”

       “你和shaw吵起来我可招架不住,再说,我和John很多年没见面了,多叙叙旧也无妨。”

       “行,都听你的。”

 
 

       Finch开了门对着Reese和shaw说了句“请随意。”之后就径直进了厨房,root则跟着Finch进去帮忙。

       第一次来Finch家,shaw的评价是:“挺不错的嘛,比起某人的风格强很多啊。”

       Reese则默默的接了一句“也许你觉得睡地板更舒服。”然后像一个老熟人一样走到沙发坐了下去,他注意到前几天他刚“收”来的画已经被挂到了墙上。

       从厨房里拿着绿茶出来的Finch看到Reese正在观察那些画,他把茶递给Reese,“噢,谢谢你一直以来送来的画,都很不错。”

       Reese接过茶,温柔的说了声“谢谢。”

       谢谢茶,也谢谢他的肯定。

       Root把茶递给shaw,然后坐到了shaw的旁边,shaw则往边上挪了挪。

       这么大个沙发非要坐我这,不嫌挤?

      “harry他提早回来了,情况紧急,我才拿了你的钥匙开车回来的。”root小声的给shaw解释。

       Shaw不听root解释,端起茶喝了一口,结果被烫了一嘴,喷了一身。。。

       Root惊呼:“哦噢,忘记跟你说小心烫了。”语气里没有半点歉意。

       Finch扶额说:“Samantha,你带shaw上去换件衣服吧,大冷天的小心感冒。”

       Reese只是看着这一切并在心里想:这孩子怎么这么蠢呢?

       Root起身拉着shaw往楼上走,“走,我带你去换衣服。”

       Shaw的舌头还有些疼,“我警告你不要再耍什么花样。”

       “换个衣服我能把你怎么样啊?”

       Shaw只好跟着root上楼了。

 

       女孩们离开了,现在只有他们家长了,Reese晃了晃茶杯,“这么多年了口味还没换?”

       “有些习惯是有些难改掉。”

       Reese发现很多年没见,这些年发生的事对方都互相不太了解,过去的事也不太好提,所以他选择还是从孩子这个话题切入。

       “所以root也和你一样学了法律吗?”

       “不,她喜欢计算机,并相当有天赋。”Finch认真的回答,“她太有       天赋以至于一开始总有奇怪的人找上门来。”

       听到这个Reese严肃了起来,“是麻烦吗?”

       “噢,不不不,”Finch摇晃他的脑袋,“是政府的人,她总是入侵政府的系统。”

       Finch喝了口茶接着说:“不过后来她做的好过头了,政府已经找不到她了。但我总觉得这样是不好的,所有能看着她就看着她点。”

       Reese笑了笑“谁家的孩子都不省心对吗?”

       Finch同意的点了点头,“是啊,那么shaw呢?我见她小时候那样还在想会不会接了你的班。”

       Reese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倒是想,不过毕竟孩子大了,根本不会听你的。”

       “嗯,那样也好,毕竟我是不太认同你的职业的。”

       Reese挑眉,“可她去当警察了。”看着Finch不可置信又同情的表情Reese接着说:“就在上次关root的那个最难搞的第六局。”

       Finch半开玩笑的说:“那证明她挺出色的不是吗?”

       “是啊,她也是出色过头了,我的手下被她送进去过好几个,据我所知上次root也是她亲自铐回去的。”

       “哈哈哈。”Finch忍不住笑起来“那也是种缘分啊。”

 
 

       “你换好了没有啊?”root冲着卫生间问。

       “你急什么?”shaw在里面不耐烦的回答,“还不是拜你所赐!”

       Root假装无辜的说:“明明是你自己喝的那么急,哪有人喝茶喝那么急的?”

       “我口渴不行吗?!”

       “行行行,你换好了没啊。”

       Shaw打开门走出来,难受的扯扯衣服,“催催催,催什么啊?你的衣服怎么都这么小。”

       Root噗嗤一下笑出来,没想到shaw穿她的衣服还蛮可爱的嘛,

       “你笑什么?”shaw非常正经的说

       Root立马收拾了笑脸,直言不讳的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看啊。”

       Shaw别过头“还用你说”,她伸出手放在门把手上准备出去,root拉住了她,贴在她身后耳语道:“你就不对Harold和Reese的事感到好奇吗?”

       Shaw从root和门之间挪出来,“怎么了?” 

       Root无所谓的晃晃头,“没什么,就是好奇,他俩的关系挺不可描述的。我觉得Harry挺乐意和resse待在一起的。”

       shaw特别认同的点点头:“是吧!我觉得Reese一提到finch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可是我怎么觉得他们说的话题都挺沉重的?”

       “我问过John了,他没说什么,好像就是Finch救过他什么的。”

       “Finch都没怎么和我提过John,我以为他只有那些无聊的工作同事和一些艺术家朋友。”

       “管他呢,我从来不管John的私生活,他做他的,我做我的,我们互不干涉。”

       “John如果做些违法的事你也不管吗?”Root靠在门上问

       “他手下倒是被我抓到过几个,他的把柄我倒是真没抓到过。”

       “那如果有一天John被你抓到把柄你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Shaw挤开root,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让开我要回家了。”

       Root撇撇嘴给shaw让了道


       打开root的房门首先进去他们耳朵的是两位男士的笑声,听起来他们聊的很开心。“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shaw不留余地的问,女孩们出来后男士们又恢复到刚才饭桌上的状态,Reese反问到“你换个衣服怎么要这么久?现在茶凉了,你可以喝了。”

       可恶的John还在用这件事拿她开涮。

      “不喝了,我要回去了,明天早班。”

       Finch看看腕表,“现在也不早了,不要耽误了工作,我送你们出去吧。”

       “不用了,你也早点休息吧,Finch。”

       Shaw下了楼催着Reese快走,Reese不紧不慢的往外走着,“再见,Harold。”

       “再见,John,有空常来坐坐。”

       “我会的。”Reese笑着说。

       楼上的root冲着shaw挥手,“再见,shaw,记得有空把衣服还给我哟。”末了还给了她一个wink。

       你是缺这一件衣服吗?

       Shaw没有说再见,转过身背着挥了下手,然后翻了个白眼,但root没有看见。

       关上Finch家的门,外面的风吹乱了shaw的头发,Reese收了收大衣,两人的心情完全没有被天气所影响,Reese是因为Finch,shaw是因为重新见到了爱车。

       她高兴的上了车,置Reese于不顾的开了回去。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