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鬼猫GhostCat

人生失意须尽欢,不如高卧且加餐。

The time to run(6)

     我要不要把这个先停了更网游AU,感觉比较多的人喜欢那个。。


         Shaw打开家门,Reese已经换好西装正在整理他的礼结,

       “认真的?这么正式?”

       “你有功夫站在那不如回房把衣服换了。”

       Shaw看着Reese在那纠结他的领结边往房间走边小声吐槽“大老粗一个,还搞什么领结。”

       “房里很空,我听的见。”

       Shaw闪进房间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过了一会便换好了衣服出来,Reese终于也搞定了他的领结坐在沙发上等shaw出来。

       “我们走吧。”Reese说完起身走向门口,shaw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等等。”

       Reese回头看着shaw,shaw又退回去从属于Reese的那面墙上拿下榴弹发射器放到属于她的墙上,“我的了,记得吗?”然后快步抢在Reese面出了门,Reese认了似的带上门随着shaw出去了。

       Shaw在大门外等着Reese,Reese走出来发现门口停了一辆他不认识的车,“这谁的车。”

       “我同事的。”

       “你的车呢?”

       “在root那。”

       “……”

       这孩子的车我都不给开,居然给别人开走了?

       Shaw吸吸鼻子,“叫你手下回去吧,你车我来开,Fusco的车我不习惯。”

       Reese听罢便走下台阶,上前打开车门吩咐他手下离开,又打开车后面坐进了后驾,shaw等Reese的手下离开后钻进了驾驶室关上门发动了车。

 

       

       车刚起步没多久,shaw从后视镜观察Reese,他觉得Reese今天很不一样,怎么说呢,平时Reese总是阴着一副脸,只能偶尔看到他对Zoe露出微笑,但也很少见,而今天他好像放晴了一样,她拿走他的武器,开他的车,他一句话都没说,这让她不习惯,大概就是那种今天我高兴随你怎么样,换成是以前不管怎样他总会呛她两声的。

       而shaw是个挺好奇的人,她能猜到这一切都和root的父亲有关系。

       “很少见你穿这件,他是很重要的人吗?”shaw直奔主题。

       Reese看着后视镜,“集中注意力开车。”

       “你知道我可以边开车边和你聊天边突突人吧。”

       Reese收回他的视线望向车窗外,“是的,很重要。”

       Shaw本想追问,但Reese自己先开口了,“救命之恩。”

       你看又来了,又阴着脸了。

       shaw意识到她也许不该再问下去了便集中了注意力开车。

 
 

纽约某高级餐厅-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年轻的侍卫有礼貌的询问Finch。

       “四位,有预定,Harold Finch。”挽着Finch的root替Finch回答了问题,

       侍卫做了个请的姿势,“好的,请跟我来。”

       Finch点点头,“谢谢。”

 
 

       Finch订的位置就在落地窗边,冬季太阳落山的早,现在已经可以看到纽约的夜景,这个时候很多人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这几天大大小小的雪就没停过,路上的车都开的小心又谨慎,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root感叹到:“好像挺堵的,希望他们不会迟到。”

       “正义永不迟到。”

       Root和Finch朝声音的源头看去。

       Shaw大步走过来,毫不客气拉开椅子坐到root对面,“知道为什么会堵车吗?”shaw自信的说“因为他们车技太烂。”

       “shaw。”走在后面的Reese过来严厉看着shaw,无声的斥责她的无礼。

       Finch见状连忙说:“Mr.Reese,先坐下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讲客套。”

       Reese照做了。

       原来还有人能治得住John啊!

 

       服务员过来点单,Finch把菜单递给shaw,“shaw,看看你想点吃什么。我们的和Reese的已经预点了。”

       连Reese吃什么都知道呢?

       Shaw点了几个菜把菜单还给服务员,服务员便退下了。

       “我记得你,Finch。我不知道John指的朋友原来是你。”

       “哦?”Finch不可置信的看着shaw,毕竟他们见面的时候她还很小,连Reese也好奇shaw怎么记得Finch的,

       Shaw一本正经的对Finch说,“第一次见面你给我买了冰淇淋,第二次买了三明治。”

       Finch听了笑了起来,root在一旁起哄,“看来你对食物有关的事都记得很清楚嘛。”现在连Reese都要笑出来了。

       她倒是挺了解shaw的啊。

       Shaw横了一眼Reese,你敢笑出来试试?

       Reese决定转移话题“不过我倒是第一次见到…root。”

       Finch解释到:“因为Samantha之前一直在寄宿学校,这几年年才被我接回来。”

       “原来是这样,不过第一次见面印象就挺深刻的。”

       “我听Samantha说她不小心伤人你一个手下,实在抱歉”

在一旁听的shaw想,不小心?这女人可真会说话。

       “这有什么。shaw经常教训他们,他们应该习惯了。”

       Shaw不淡定的看向Reese。

       怎么又扯到我了,明明是你的人被我抓到把柄先,额,早上那个除外。

       “那挺像你的。”Finch笑呵呵的说

  

       服务员走过来帮他们整理桌子上菜,准备给他们倒酒的时候shaw说:       “我要果汁好了,我等会要开车。”

       “我也要果汁,我也要开车。”root紧接着shaw说。

       干嘛学我。

       “好的。”服务员给两位女士换上了果汁。

       在吃东西之前shaw开口对root说:“把我车钥匙还给我。”

       Root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喏。”她把钥匙递给shaw,

       算你老实。

       shaw接过钥匙放回口袋没再搭理root开始吃东西。

 

       Reese注意力没在吃的上面,他想,他和Finch多少年没见了?可是依旧没有隔阂感,因为Finch的工作和他身份的,加上两个长大的孩子,他们渐渐开始有了各自的生活,而现在他觉得一切又要回到原来了,他觉得,也挺好的。

 
 

       Finch这边也一样,他回忆,从那件事发生的时候开始,Finch为了root的安全,就一直把她安排在寄宿学校,暗中陪伴在root左右,有些人甚至都不知道Finch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他很注重隐私,买房买车都是用的假身份。这几年过得很安慰,这让Finch想到了那件事刚结束的那些日子。

 

       见两位男士都不讲话又心不在焉的吃东西,root决定打破这个僵局,她叉起一点沙拉送进嘴里,“harry,意大利的事处理的怎么样?”

       Root的话把Finch拉回现实,“嗯,挺普通商业案,很容易就胜诉了,顺便看了场画展。”

       “现在工作还忙吗,Finch。”Reese也重新回过神来。

       “不怎么忙了,现在年轻的律师都很不错。我想我该退休了。”

       “是吗,我还没有见过比你更出色的律师呢。”

       原来Finch是干律师这行的。shaw虽然是吃东西最认真的那个,但她也是倾听者里最认真的。

       “现在是好几个艺术协会的主席,偶尔会去参加展览。”

       “那挺好的。”

       “你呢,还是老样子吗。”

       “是啊,这个城市可离不开我。”

       “生态平衡里需要你这一环,尽管我觉得这挺不公平的。”

       “我也想像你那样,到处旅旅游什么的,但也许我永远也回不了头了吧。”

       Shaw和root对望了一样,表示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Reese静静的看着Finch,而Finch低下头有些伤感。

       气氛变得压抑,root又来救场,她举起果汁,“我们来敬一杯吧!”

       Shaw说:“敬什么呢?”

       “敬…敬世界和平!”

       Finch笑了,“好,就敬世界和平。”

       “敬世界和平!”四人的杯子清脆的碰到了一起。

 
 

       咔嚓… 咔嚓…

       这一幕被餐厅另一头的镜头拍了下了。 
 




【有没有人猜下剧情

我把这篇也丢到白熊上去了 有条件的支持下XD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