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游鬼猫GhostCat

人生失意须尽欢,不如高卧且加餐。
微博@哦豁鬼猫

【突发神经病】天下大乱 02

Lo主看过多少雷文哈哈哈哈我居然也看了不少😂😂

岁月月月子:

我觉得每更一次,就离血雨腥风更近一步。说不定马上就可以写到埃尔隆德了。本期,写过诺多take俘虏梗的我又一次吐槽了自己。另有喜闻乐见的人皇洗头梗,某位被自己剧透的同学欢迎认领。


我是个设定狂,所以某只索伦会直接交给瑟大王砍。←没错我说出来了!目测血雨腥风马上降临!你们怕不怕!让血雨腥风来得更猛烈些吧!~\(≧▽≦)/~


********************************************


6. 


  根据阿拉贡的经验,天上掉二次设定角色,是分批次的。也就是说,掉落一波之后有一定的处理时间。好处是可以抓紧时间处理这些人,坏处是在伊露维塔再次打喷嚏之前,这件事根本没完没了。这不,他刚刚将那三波人都分别从王庭送到城里或者送出城了,天上马上又哗啦啦下了一波。


  法拉米尔和伊欧玟对视一眼,深长地笑了:“这次掉得可没上次那么均匀。”


  阿拉贡定睛一看,果然。


  一大波不洗头的阿拉贡袭来。


  “要问世上多少无奈事……”阿拉贡深情地望着亚玟,“堪比人皇从来不洗头。”


  亚玟笑得很开心:“其实我真的很好奇这设定是哪里来的。你虽然是游侠,但游侠不等于不洗澡啊。”


  “更何况野外到处都是河。”阿拉贡清了清嗓子,“执行——计划B!”


  中庭的护卫们迅速撤掉了三大板块,把这些阿拉贡围起来。


  “等等,”其中一些阿拉贡抗议道,“我们都是洗了头的!放我们出去!”


  “冷静,冷静,”法拉米尔冲他们喊话,“我们没有恶意,请让我们用古老纯净的安督因河水欢迎你们的到来。”


  “而且你们没觉得,和那些不洗头的角色近距离相处过之后,你们也需要洗头了吗?”伊欧玟夸张地捂着鼻子。


  被围起来的人类们互相看了看,不说话了。不洗头写起来容易,但放在现实中可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事。


  “不过,”有几个阿拉贡有点担心地说,“我们的CP设定就喜欢我们不洗头的样子。”


  正牌阿拉贡安抚他们:“来了原著世界,大家得先统一安排,合理高效。至于出城以后洗不洗头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我们不会限制你们的自由。如果你们需要证据向你们的另一半证明你们并非自愿洗头,我们也乐意提供书信说明。”


  其他世界的阿拉贡们看看周围全副武装的士兵,总算是站成了方阵。


  护卫长吹响了刚铎的号角,悠长的声音回荡在白城上空。安督因河水从高架水桥上倾泻而下,把庭中围起来的区域和里面的人浇了个透湿。


  啊,看着都心情舒爽。阿拉贡惬意地坐在王座上,和亚玟相视而笑。


  


7.


  在林谷不远处,梅格洛尔遇到了格洛芬戴尔。昔日的金花领主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每当伊露维塔打喷嚏的时候,格洛芬戴尔就得外出林谷避难。他本来申请自己在谷里帮助埃尔隆德战斗,不过当炎魔开始一只一只从天而降时,林谷所有精灵都几乎用吼的让他找个其他地方静静。一来二去,格洛芬戴尔也习惯了这种模式。


  “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金花领主一边砍着各种腹黑又邪魅但实际上一点智商都没有的自己,一边说,“你要是早来一步就能看到了!在某些世界里,我已经饥渴地跑去日鹿了!哈哈哈,这件事我一定要告诉瑟兰迪尔。”


  梅格洛尔帮他砍倒两个高贵冷艳的赝品,注意到他似乎带着信件。“你是去幽暗密林送信吗?”


  “正好顺路。——而且现在,瑟兰迪尔那边必然出现了一只被另一个世界的我日过的鹿,我怎么说也得去围观一下嘛。”格洛芬戴尔笑得格外闪亮。“看来在某些世界里,幽暗密林的鹿都比其他地方的人强。真是有趣的世界啊!”


  “你可最好要祈祷自己别掉进那种世界。”梅格洛尔望天。


  格洛芬戴尔拍了拍他。“有的世界还是很有趣的。上次我遇到一个带袖套的我,聊得很开心,我们还一起去给我上坟了呢。”


  听听,不愧是唯一从神殿复活过的精灵,说话内容都能这么神奇。


  梅格洛尔刚想和他道别,忽然觉得头顶一暗。果然,一只炎魔直直冲他们砸下来。


  梅格洛尔大笑。“除了我的父亲和兄弟们,你和涌泉领主是我见过的和炎魔最有缘的精灵。”


  “我还见过因此剪了头发的我呢。”格洛芬戴尔也大笑。“不过这只炎魔,似乎不是来找我的?”


  “不好意思,借过借过。”


  树林里冲出一个灰袍老头——是在白袍外面套了灰袍的甘道夫。


  格洛芬戴尔向梅格洛尔介绍了甘道夫。虽然已经西渡,甘道夫还是喜欢偶然回到中土游历。他喜欢人类,人们也很喜欢他。


  他们互相致意。然后树林中冲出了彩袍的甘道夫、紫袍的甘道夫、两个灰袍的甘道夫和三个白袍甘道夫(梳着萨茹曼的发型)。他们和炎魔形成了包围圈。其中一个灰袍的甘道夫还不停地喊着:“YOU SHALL NOT PASS!”


  “我的朋友,你现在要怎么办呢?”格洛芬戴尔挑眉,“或许你应该把这只炎魔让给我。”


  炎魔听到自己如此受欢迎,不禁有点娇羞。梅格洛尔眼角一抽——这种样子在追求梅斯罗斯的半兽人中实在太常见了!


  甘道夫摇了摇头,转头向自己的仿造品们说:“你看,你们谁能打赢这只炎魔,我就带谁西渡。然后, ”他特别对一个白袍甘道夫说,“你不是想去金色萝林找凯兰崔尔夫人,要从‘毫无精神交流的独裁伴侣凯勒鹏’手里解救她吗?打赢了我就带你去。”


  那些甘道夫们一拥而上。然后被炎魔干脆地烧焦,炸飞成了银色的碎片。


  正牌甘道夫悠闲地用法杖和剑收拾掉了那只炎魔,叹了口气:“在这些甘道夫的世界里,他们的灵魂甚至没有真正离开过身体,他们也不知道魔法的使用方法,甚至不知道火之戒的作用。那些造物者真应该好好看看原著设定,否则角色太不堪一击了。”


  这样挺好。梅格洛尔想。如果来的都很强,首先他的大哥大概就要被某个世界的魔苟斯抢走了。


  “米斯兰迪尔,和我一起去幽暗密林怎么样?”格洛芬戴尔邀请道,“你看,你也会带来炎魔,我可不能让这样的人进入林谷。”


  甘道夫了然点头,“好吧,其实我去哪都无所谓。去密林看看热闹也好。”


  前几年,幽暗密林的精灵过得太悠闲了,现在大家想去看热闹也很可以理解。梅格洛尔送走他们,继续朝林谷走去。


8.


  和幽暗密林精灵的经历相似,金色萝林的精灵们一直过着悠闲快乐的生活,一边喝茶一边半同情半好笑地看着林谷下精灵雨——准确地说,是埃尔隆德雨,其中偶然夹杂大量林迪尔,少量双子和金花。


  可惜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哈尔迪尔砍死一个眼泪汪汪、幽怨地头冒绿光的凯勒鹏,叹了口气。


  他的同伴刚刚一箭射死了一个“向贝伦射毒箭”的凯勒鹏,听到他叹气,安慰道:“你看,咱们这里其实还不算重灾区。要不是某个时空中上演了一部扯淡的电影,咱们这儿连搞错名字的领主老爷都不会有吧。”


  “是啊,以前咱们这儿只会有各种壮烈死掉的我——我真的没死过啊!”


  “别抱怨了,领主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肯定比你的大。”同伴安慰他,“你知道吗,上次我还抓到一个和林谷双子发生了点什么的领主……哈哈哈,领主当时的表情实在太有趣了!”


  哈尔迪尔无奈地看他:“你就不能不这么八卦?”


  “反正你现在看见‘和林迪尔谈恋爱’的你自己都很淡定,我觉得无聊了。”


  “无聊的日子是最好的啊……”哈尔迪尔望天。


  同样怀念平淡日子的还有凯勒鹏。他坐在水池边,拉着妻子的手。“如果冒的是银光,我还能理解,可是绿光?我的确和树一个名字,但是啥时候开花长叶了?而且他们根本不理解我们和米斯兰迪尔的友情。这给米斯兰迪尔也带来了不少困扰吧?”


  “欧络因的烦恼又不止这一个,但他会有办法的。”凯兰崔尔微微一笑,“至于你,亲爱的,发绿光也只是需要修修枝儿而已,你不需要担心。”


  她正说着,天上扑通扑通地掉落了几个凯兰崔尔。她们纷纷从水中站起来,其中一个明显面容凶恶,浑身隐约发黑。


  “哦,”凯勒鹏淡定地说,“又一个充满野心的你。”


  野心家版本的凯兰崔尔鄙视地看着夫妇二人。“你真是个耻辱,”她说,“要是我的话,早就已经打败索伦、一统天下——”


  正牌的凯兰崔尔一扬手,水池掀起一股巨浪,将这些赝品们都吞没了。


  她向丈夫轻轻地说:“头发湿了。”


  凯勒鹏笑着递上手帕:“你永远都这么迷人。”


  


9.


  在不同世界重合时,同人角色会被因果线引领到原著的自己身边去。当原著角色已经死去或者进入虚空,同人角色会被自动送到因果线关系最近的人身边。维拉们自带伊露维塔的加护,他们的赝品也会直接被送到因果线的另一端,不会来打扰他们。精灵们则不那么幸运,不管是有名有姓的人物还是一般的群众,在伊露维塔一声喷嚏之后,他们都得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眼睛和心灵。


  最痛并快乐着的,就是诺多精灵。


  以族群为单位被拉出来躺枪的,纵观艾尔达世界,诺多堪称无精能及。他们的二次形象要么是技术宅,要么是战争狂。技术宅基本没有真实技能——没几个造物者认真描写过他们的技艺——而战争狂则比较讨厌了。在此基础上,诺多们在不同世界里又因为造物者的不同需求而出现了各种不同属性,比如一顿不吃饿得慌、抓了俘虏打又骂、满嘴粗鄙之语、出门没带大脑等等。


  梅斯罗斯和弟弟分别之后,很快就遇到了来帮他砍人的部下们。


  “到底!为什么!”诺多精灵群众A砍掉了一个虐囚的赝品,“为什么他们觉得我们喜欢鞭子!我们又不是炎魔!”


  群众B一剑捅进“有梵雅高贵血统的”赝品的胸口。“我倒是很奇怪他们对精灵血统有什么神奇的误解。梵雅到底哪里更高贵了?!”


  “说起来,梵雅族现在不也挺苦恼的吗?英格威都躲进曼威神殿了,还是偶然会受到影响。”群众C愉快地八卦着,“我听朋友说,有好多暗恋芬威陛下的英格威呢。”


  “这并不可笑嘛!”群众D抗议,“比起英格威,芬威陛下才是烦恼的那个。”


  “不要八卦那么多,都砍得尽量干净点,别让他们跑了。”群众E弯弓搭箭,射死了一个“毫无主见的昏庸版”梅斯罗斯。“上回你们一个没注意,让那个暗恋庭葛的芬威陛下的赝品跑到了茵迪丝陛下那儿,又哭又闹的,事后陛下一脸忧伤地罚了我整整一个双树年的薪水!”


  他的部下们想起这个教训,纷纷埋头砍精。


  梅斯罗斯拎起一个名字似是而非的精灵,有点疑惑该不该亲手砍了他。“他的名字看起来有点像我,又有点像我的弟弟们……”


  诺多群众F马上一刀将这个倒霉的角色砍成了银色碎片。“大概是造物者记不清名字,却懒得改了。殿下不要奇怪,这种我见得多了,什么麦格劳尔,梅斯洛尔,梅格罗斯,萨菲罗斯……”


  好像混进去了什么不对的东西呢,梅斯罗斯觉得有些微妙。


  “没什么好抱怨的,”群众G说,“觉得苦觉得累,就想想第二家。”


  “哦!”诺多精灵们大笑起来。“就是让Curufinwe大人差点笑晕过去的那个!——果盘!果盘是什么鬼!”


  “还有好几个特刚殿下!从同一个世界来的好几个!”


  “行了行了,”梅斯罗斯笑着阻止部下们,“专心砍人,不要八卦。”


  


10.


  很久之前,费诺听说了芬果盘这种存在,特意送了芬国昐一些果树苗。


  芬国昐一想起当时兄长揶揄的笑容,嘴角就忍不住抽搐。啊,胃疼。


  旁边的侍卫马上打了个哆嗦,看他的眼神充满怀疑。


  芬国昐咳嗽一声。“你们的工作做得很好,我不是漏网之鱼。”


  侍卫立刻松了口气。“请原谅我的无礼,”他打开塔门,“刚才那一阵雨,下的人都在里面了。”


  “熊都放了?”


  “是啊。”侍卫忍着笑,“其实它们还挺温顺的。”


  说到底,为什么别人家下的是精灵,他们家下的却是精灵和熊啊?!他问熊,熊又不能回答,于是至今这都是一个千古之谜。


  芬国昐揉了揉眉心。“Findekano那边呢?我记得他那边容易下一些年幼点的熊,记得别让它们受伤了。”


  “Findekano殿下很注意这个的,他把那些小熊都照顾得很好。”侍卫继续忍笑,“现在您进塔去确认一下吧,我们就等您的命令。”


  在解决这个多重世界的问题上,各家可谓各出奇招。瑟丹他们直接开船到海上,等着掉下来的精灵都落在海里,捞都不用捞;费纳芬本来就没几个二次形象,而且攻击性都不高,他开辟了花园,一群金发闪闪的精灵开起了茶会,真是其乐融融羡煞旁人。而有着丰富管理经验的诺多第二王家很快就建好了一个中空的分层塔楼。芬国昐只要站在最高的楼梯边,等着他的各种形象噼里啪啦掉下来,直接掉到最底层,然后侍卫们会对应着设定把他们分到不同层上。


  底层是没有攻击性的类型;第二层是各种怨气冲天、有点攻击性但还算可以控制;第三层特意加了铁皮,被划为“绝对不能被兄长看见”的一层,里面是各种具有攻击型的形象。


  芬国昐曾经试图和那些看上去温和又有智商的自己的形象交流,不久就被因为理解不了(“那个兄长虐我千百倍,我待兄长如初恋的到底是谁!有这么缺爱吗!”)而跑去砍猥琐腹黑版的自己(“为什么不论什么设定都是越被兄长虐越要喜欢他的类型?!我看上去真的有这么缺爱?!”)。现在他已经放弃和这些二次设定的家伙交流了,这真是个有益身心健康的决定。


  他面无表情地翻着数据统计的小本子。“嗯,所以我继续在一些已知地点花痴、跟踪、威胁和强迫我的半兄长……”


  亚贡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在卧室的传统类型排第一,工坊里的各种奇怪手段的排第二,提力昂城其他地点排第三,森林矿洞排第四,曼督斯神殿里的……这次没有在海滩上强迫大伯的类型呢,谢天谢地。”


  芬国昐心有余悸:“那次差点被他逃掉。兄长本来就唯恐天下不乱,要是见到他,能就此闹出多少事儿来,想想都怕!”


  “还好大哥机智,一箭正中后心。”亚贡笑了,“有我在,您不需要担心——我透明,我自豪,没有太多赝品需要解决。”


  在这事上,他绝对发自真心。

评论
热度(229)